當前位置:警示案例>詳情
警示案例

雅百特(002323)違規信披案

當事人:江蘇雅百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百特),住所:江蘇省鹽城市。

陸永,男,1969年9月出生,時任雅百特董事長,住址:山東省濟南市市中區。

顧彤莉,女,1975年11月出生,時任雅百特董事、財務總監,住址: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

施妙芳,女,1962年9月出生,時任雅百特監事會主席,住址:上海市長寧區。

褚衍玲,女,1973年8月出生,時任雅百特董事,住址,山東省濟南市市中區。

陳建輝,男,1982年10月出生,時任雅百特董事、副總經理,住址:河南省信陽市平橋區。

李冬明,男,1965年11月出生,時任雅百特董事、副總經理,住址:江蘇省泰州市高港區。

劉元玲,女,1973年8月出生,時任雅百特董事,住址:江蘇省鹽城市亭湖區。

張崢,男,1982年2月出生,2015年8月至2016年4月,任雅百特獨立董事,住址:上海市長寧區。

潘飛,男,1956年8月出生,2015年8月至2016年4月,任雅百特獨立董事,住址:上海市楊浦區。

童敏明,男,1956年2月出生,2015年8月至2016年4月,任雅百特獨立董事,住址:江蘇省徐州市泉山區。

涂振連,男,1972年6月出生,2016年4月至本案調查日,任雅百特獨立董事,住址: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

趙阿平,男,1968年3月出生,2016年4月至本案調查日,任雅百特獨立董事,住址:江蘇省南京市下關區。

單少芳,女,1965年12月出生,2016年4月至本案調查日,任雅百特獨立董事,住址:上海市長寧區。

彭玲玲,女,1983年4月出生,2015年8月至2016年5月,任雅百特監事,住址:廣東省化州市。

溫世燕,女,1970年9月出生,2015年8月至2016年5月,任雅百特監事,住址:甘肅省蘭州市西固區。

張庭,男,1980年6月出生,2016年4月至本案調查日,任雅百特監事,住址:河南省正陽縣。

王國紅,男,1969年9月出生,2016年5月至本案調查日,任雅百特監事,住址:上海市普陀區。

陳冬爾,女,1985年9月出生,2015年5月至2016年3月,任雅百特董事會秘書,住址:浙江省紹興市越城區。

張明,女,1983年8月出生,2016年7月至本案調查日,任雅百特董事會秘書,住址:北京市海淀區。

秦靜,女,1986年2月出生,時任山東雅百特科技有限公司(雅百特全資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雅百特)財務經理、會計機構負責人,住址:上海市黃浦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有關規定,我會對雅百特信息披露違法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除單少芳外,均提出陳述、申辯意見,并要求聽證。我會于2017年6月2日舉行了聽證會,聽取了當事人陳述、申辯意見。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雅百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2015年雅百特以虛構海外工程項目的方式虛增收入20,182.50萬元(以下如無特別說明,均是指人民幣)

木爾坦項目系巴基斯坦木爾坦市的城市快速公交專線項目,業主方為木爾坦發展署(Multan Development Authority)。木爾坦項目路線全長約18.5公里,共21個公交車站,總投資約3.50億美元,其中工程建設款約1.79億美元。該工程第3標段由中鐵一局與巴基斯坦Habib Rafiq Limited公司(英文縮寫HRL公司)、Matracon公司組成的聯合體承建,該標段標的為1.71公里長的高架橋、橋面及該路段所包含的3個公交車站和附屬工程等,合同金額約2,424萬美元。

根據雅百特提供的材料及相關當事人的陳述及證言,2014年下半年山東雅百特經其主要供應商李某松介紹,與巴基斯坦首都工程建設有限公司(Capital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 CO.,Ltd,以下簡稱首都工程公司)取得業務聯系。2014年12月8日,山東雅百特與首都工程公司簽訂《木爾坦地鐵公交工程建設施工合同》,合同金額為3,250萬美元,合同標的為13個公交車站金屬屋面維護系統。雅百特稱,HRL公司于2014年從木爾坦發展署承包了該項目,并將該項目中13個地鐵公交站站房的建設工程再次分包給首都工程公司,首都工程公司在承接該工程后,將工程發包給山東雅百特。

經查,在上述木爾坦項目中,除中鐵一局外,沒有其他中國公司參與該工程的建設,山東雅百特也沒有參與該項目。雅百特所稱的首都工程公司并非在巴基斯坦登記注冊的公司,核查人員也未在雅百特提供的地址找到該公司。HRL公司僅參與了木爾坦項目中的第3標段建設,并非雅百特所稱的整個木爾坦項目,且在木爾坦項目中僅與中鐵一局一家中國公司合作。雅百特提供的木爾坦相關資料與我會調取的該項目資料在招投標時間、合同標的包含的公交車站、合同金額、施工期間、毛利潤率、回款方式、建筑風格等諸多方面存在明顯不同。

2015年,經李某松安排,山東雅百特通過上海聯贏國際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贏物流)等安排木爾坦項目貨物虛假出口的海關報關、貨物運輸等。山東雅百特通過聯贏物流等貨運代理公司向海關報關出口了價值2,255.57萬元的建筑材料,用于木爾坦項目的建設,報關出口目的地為巴基斯坦卡拉奇。根據海關報關單、航運公司貨物提單等有關證據,山東雅百特出口至巴基斯坦的建筑材料只有6個標準集裝箱(共118個標準集裝箱)運抵巴基斯坦,收貨人為中國建筑,其他貨物在獲取海關放行信息后,山東雅百特通過聯贏物流等貨運代理公司,要求上海市新海豐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海豐)等貨運公司將報關出口至巴基斯坦的建筑材料運送到香港、新加坡等地,然后再由李某松安排的上海羅雄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羅雄國貿)將貨物進口回中國,虛構建筑材料出口。

2016年,雅百特先后向監管機構提供了部分其承建的木爾坦公交車站現場照片。根據有關證據,雅百特提供的木爾坦公交車站照片實際為伊斯蘭堡公交車站照片。

2015年9月至2016年3月,雅百特通過中國香港、迪拜、美國、馬來西亞等地的16家第三方公司以大批小額方式取得木爾坦項目工程回款,制造海外回款假象。

綜上,山東雅百特通過簽訂《木爾坦地鐵公交工程建設施工合同》,虛構木爾坦地鐵公交工程項目,利用李某松安排的公司構建資金循環,制造海外回款的假象,同時偽造木爾坦項目的工程進度單、人工成本計算單、材料成本等相關資料,安排公司相關人員負責工程相關建設,并將報關出口至巴基斯坦的建筑材料運送到香港、新加坡等地,然后再安排有關公司將貨物進口回中國,制造項目施工假象。2015年,雅百特以虛構木爾坦項目方式虛增營業收入20,182.50萬元,相應虛增當期營業利潤14,967.52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47.09%。

二、2015年雅百特以虛構建材出口貿易的方式虛增收入1,852.94萬元

2015年初,經李某松安排,山東雅百特與安哥拉安美國際公司(Angobelas Internacional,Lda,以下簡稱安美國際)取得聯系。根據雅百特提供的材料,2015年4月8日,山東雅百特與安美國際簽訂了《建設工程材料采購合同》,合同金額為286.68萬美元。2015年雅百特安哥拉項目實現收入1,852.94萬元。

2015年,經李某松安排,山東雅百特通過聯贏物流等貨運代理公司向海關報關出口了價值342.01萬元(價稅合計)的鋁單板、鍍鋅卷、玻璃棉等建筑材料,報關出口運抵國為安哥拉。在獲取海關放行信息后,山東雅百特通過相關代理公司,要求新海豐等貨運公司將上述貨物運送到香港,然后安排羅雄國貿將貨物進口回中國。雅百特共向香港運送了17個標準集裝箱的貨物,均由羅雄國貿進口回中國。安美國際與山東雅百特并未發生真實的業務往來。

綜上,2015年,山東雅百特通過安美國際偽造虛假的建筑材料出口合同,將報關出口至安哥拉的貨物運送至香港,然后再由其控制的關聯公司將貨物進口回中國。2015年,雅百特以虛構建材出口貿易方式虛增營業收入1,852.94萬元,相應虛增當期營業利潤1,402.93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4.41%。

三、2015年至2016年9月雅百特以虛構國內建材貿易的方式虛增收入36,277.48萬元

(一)2015年雅百特以虛構國內建材貿易的方式虛增收入26,147.24萬元

2015年,山東雅百特從上海遠盼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遠盼)、上海森涌木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森涌)、上海首奔兆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首奔兆)、熠循新能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熠循新能源)、上海望川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望川)、上海洲捷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洲捷)、上海李雅氏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李雅氏)、上海煊益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煊益)采購鋼材、鋁材等材料,隨后轉手出售給上海桂良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桂良)、上海久仁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久仁)、上海懷聚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懷聚)、無錫市摯航金屬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無錫摯航)、天津盈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盈豐)。該5家銷售客戶向山東雅百特轉入的資金來源于陸永控制的江蘇佳侶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拉薩瑞鴻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拉薩瑞鴻)和山東雅百特等公司,其中,拉薩瑞鴻和山東雅百特的資金通過李某松控制或安排的上海遠盼、熠循新能源、無錫摯航、上海李雅氏、上海煊益、海門西本、杭州寶順金屬物資有限公司轉入上述5家銷售客戶。在上述整個貿易過程中,交易各方僅進行了資金流轉,未涉及實物流轉。

綜上,山東雅百特利用其控制或安排的公司,簽訂無真實需求的購銷合同,偽造出入庫憑證,通過部分銷售客戶銀行賬戶并向其支付一定資金通道費的方式,偽造“真實”的資金流,虛構國內建材貿易。2015年,雅百特以虛構國內建材貿易的方式虛增銷售收入26,147.24萬元,相應虛增當年利潤6,855.89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21.57%。

(二)2016年1月至9月雅百特以虛構國內建材貿易的方式虛增收入10,130.24萬元

2016年,山東雅百特從上海森涌等公司采購鋼材、鋁材等材料,隨后出售給安徽四創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創電子)。在李某松等人的安排下,四創電子又將從雅百特采購的貨物出售給上海遠盼、無錫摯航、熠循新能源、上海森涌、上海望川、合肥流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山東雅百特、四創電子等公司在材料購銷過程中沒有進行實物流轉,山東雅百特在偽造四創電子收貨單據時偽造了四創電子的合同專用章。四創電子向山東雅百特支付的貨款來源于李某松控制或安排的上海森涌、上海遠盼和熠循新能源,該三家公司的資金來源于山東雅百特等公司。上述交易只有資金往來,沒有真實的貨物流轉,四創電子收取過賬金額一定比例的資金通道費作為利潤。

綜上,山東雅百特利用其控制或安排的公司,簽訂無真實需求的購銷合同,偽造出入庫憑證,通過部分銷售客戶銀行賬戶并向其支付一定資金通道費的方式,偽造“真實”的資金流,虛構國內建材貿易。截至2016年9月,雅百特以虛構國內建材貿易的方式虛增收入10,130.24萬元,相應虛增利潤2,423.77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9.74%。

綜上所述,2015年至2016年9月,雅百特共虛增營業收入58,312.41萬元,虛增利潤25,650.11萬元。其中,2015年虛增收入48,182.17萬元,虛增利潤23,226.34萬元,虛增利潤金額占當年披露利潤總額的73.08%;2016年1至9月虛增收入10,130.24萬元,相應虛增當期利潤2,423.77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9.74%。雅百特于2016年3月、2016年8月、2016年10月分別公告了2015年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

陸永為時任雅百特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負責公司的全面工作,是上述財務造假行為的首要策劃、決策、組織者。顧彤莉為時任公司董事、財務總監,負責公司的整體財務工作,是雅百特2015年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的主管會計工作負責人。施妙芳作為雅百特的財務經理,協助陸永和顧彤莉調配大額資金進行“走賬”,是雅百特上述違法事項的直接參與者,施妙芳作為監事會主席,應對公司信息披露事項實施必要、有效的監督,對公司信息披露違法行為承擔責任。陸永、顧彤莉、施妙芳均在雅百特2015年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上簽字,是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褚衍玲為雅百特時任董事,陸永的配偶,參與雅百特的重大決策,曾陪同陸永前往巴基斯坦考察。陳建輝為雅百特時任董事、總工程師、副總經理,負責木爾坦項目的技術設計、現場施工技術的指導,直接參與了雅百特虛構木爾坦項目的違法行為。褚衍玲、陳建輝均在雅百特2015年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上簽字。李冬明、劉元玲、張崢、潘飛、童敏明、涂振連、趙阿平、單少芳、彭玲玲、溫世燕、張庭、王國紅、陳冬爾、張明時任雅百特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沒有按照勤勉盡責要求,對相關信息披露事項履行好確認、審核職責,導致雅百特披露的2015年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其中李冬明、劉元玲、張崢、潘飛、童敏明、彭玲玲、溫世燕、陳冬爾在雅百特2015年年度報告上簽字;李冬明、劉元玲、涂振連、趙阿平、單少芳、王國紅、張庭、張明在2016年中期報告和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上簽字。秦靜為時任雅百特財務經理、會計機構負責人,是上述財務造假事項的直接經辦人,并在2015年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上簽字。綜上,褚衍玲、陳建輝、李冬明、劉元玲、秦靜是雅百特2015年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張崢、潘飛、童敏明、彭玲玲、溫世燕、陳冬爾是雅百特2015年年度報告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涂振連、趙阿平、單少芳、王國紅、張庭、張明為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以上事實,有當事人詢問筆錄、當事人提供的情況說明、當事人提供的相關資料、相關銀行賬戶流水、相關單位提供的資料、相關單位提供的情況說明、相關證人證言、相關企業工商登記資料等證據在案證明,足以認定。

雅百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六十三條、第六十八條的規定,構成了《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所述違法行為。

當事人及其代理人在聽證會和申辯材料中提出如下申辯意見:

公司提出:第一,雅百特積極配合調查,并已就財務工作進行自查和糾正;第二,對2016年1月至9月與四創電子之間的國內建材貿易不提異議,公司已在16年年報中將該部分收入和利潤剔除,屬于主動承認和改正錯誤;第三,證明雅百特虛構木爾坦項目的證據不足。一是公司和中介機構獲悉的情況均顯示公司承包了該項目。二是我會調取的關于HRL公司的信函屬于證人證言和傳來證據,證明力不高于公司提供的證據。三是公司提交的HRL信函等證據證明公司參與了木爾坦項目。四是中鐵一局所承包的項目和雅百特所承包項目不一樣,不能簡單對比,且相關陳述不足以完全采信。五是證明部分建筑材料出口后又進口的證據不足。六是證明公司利用其控制的公司制造回款假象的證據不足,沒有證據證明公司構建了資金循環。七是照片提供錯誤是因為公司未認真核對,不足以否認項目的真實性;第四,公司通過李某松控制上海遠盼等公司與事實不符,李某松不是雅百特員工,且李某松并不是告知書認定的全部七家公司實際控制人或高管;第五,證明2015年虛構出口貿易的證據不足。一是進口方羅雄國貿與雅百特沒有關聯關系。二是進出口報關單、提單等證據顯示,出口貨物和進口貨物之間存在重大差異。三是國際貿易中退運較為常見,即使運回也不足以否定交易的真實性;第六,證明2015年虛構國內貿易的證據不能達到優勢證明標準。一是現有證據無法證明貿易存在循環。二是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公司偽造了“真實”的資金流。三是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公司的貿易沒有實物流轉;第七,公司的經濟貢獻和社會價值巨大,請求不予處罰。

相關責任人提出:第一,未參與涉案違法事實,且已經勤勉盡責,但基于工作分工、不具備專業知識、公司刻意隱瞞等原因無法知悉涉案違法事實;第二,部分董事就任職期間提出申辯,提出僅在告知認定的部分年報或季報簽字,不應當為整個違法行為負責;第三,參考《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以下簡稱《上市規則》)第9.2的規定,認為2016年1月至9月虛增的利潤占2016年年報披露利潤及虛增利潤的比例不到10%,不屬于重大事項,不應當被追究2016年的信息披露違法責任;第四,涂振連和張明提出,本人在獲悉違法事實后,積極履職,促使雅百特年報更正,具有依法從輕減輕的情節;第五,褚衍玲提出,其在公司不擔任任何經營管理職務,除了參加董事會并簽字外,不了解公司其他任何經營管理信息,且沒有參與策劃木爾坦項目。

經復核,針對公司的申辯意見,我會認為:

第一,配合調查是法律規定當事人應當履行的義務,不是法定減輕或從輕處罰的情形,而且是否屬于配合調查應由我會最終認定。此外,當事人所提的公司經濟貢獻和社會價值巨大也不是法定不予處罰的情形。

第二,當事人披露的2016年年報剔除了2016年國內貿易部分收入和利潤,這是真實、準確、完整履行信息披露義務的法定要求,是依法應當履行的信息披露行為。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已向社會公開披露,相關虛假記載已對公眾投資者造成誤導,已經構成信息披露違法,公司2016年年報的正確披露行為不影響我會對2016年中期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的認定。公司2016年年報披露時間距上述三季報披露時間已達半年之久,不能達到消除或減輕危害后果之目的,而且2016年年報剔除2016年虛假收入和利潤的行為是在我會已向公司下達立案調查通知書之后而為,也不屬于主動消除或減輕危害后果。綜上,2016年年報調整等事項不構成《行政處罰法》所規定的應當依法減輕或者從輕處罰的情形。

第三,我會對當事人虛構參與木爾坦項目的認定是依據相關材料、當事人陳述、證人證言等各項證據綜合作出。對雅百特所提交的證明其參與木爾坦項目的HRL確認函等證據,經核實,上述證據與我會查明的事實不符。雅百特所稱其合作方首都工程公司并未在巴基斯坦登記注冊,根據雅百特提供的地址,也未查找到首都工程公司。同時我會查明雅百特存在提供虛假工程項目照片、虛構項目工程材料出口、虛構工程回款等事實,當事人對此沒有合理解釋且未提供進一步證明其參與該項目的其他證據。綜上,我會認定雅百特參與木爾坦項目建設的情況與事實不符,相關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四,對于當事人提出其并不能通過李某松控制有關公司的問題,我會認為,本案事先告知書中所稱“控制”并不等同于《公司法》所規定的“實際控制人”等概念,而是指在涉案的虛假業務往來過程中,雅百特能夠通過相關人員指使、安排有關公司進行配合的事實。

第五,對于虛構2015年國際貿易業務和2015年國內貿易業務部分,現有證據足以證明雅百特在進行上述貿易過程中與上下游公司僅有資金往來,并無實物流轉,當事人所提出申辯理由不能成立。相反,當事人僅提出質疑意見,作為當事方并未提出證明上述業務真實的相關證據,我會相關證據確實、充分,達到明顯優勢證明標準。

針對責任人員的申辯意見,我會認為:

第一,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實、準確、完整負有保證義務,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勤勉盡責,實施必要、有效的監督,對信息披露事項履行好確認、審核等職責。本案中,當事人提出的未直接參與違法行為、不具有財務專業知識、相信中介機構專業判斷等申辯意見不足以構成免責事由,且本案在確定各責任人的處罰幅度時已考慮上述因素。

第二,針對當事人提出2016年1月至9月虛增利潤占比不到10%,不屬于重大事項,不應當被追究2016年的信息披露違法責任的問題,我會認為,其一,10%是《上市規則》所規定的上市公司發生交易時的臨時披露標準,即相應指標達到10%以上就要及時披露,該標準并非上市公司披露財務數據存在虛假記載的行政責任追究標準,即沒有達到前者的臨時披露標準,并不能就此認為虛假披露行為輕微,二者評價的對象不同,不存在必然聯系。其二,本案并沒有認定2016年年報信息披露違法,而是認定2016年中期報告與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信息披露違法,即認定2016年1月至9月,雅百特以虛構國內建材貿易的方式虛增收入10,130.24萬元,相應虛增利潤2,423.77萬元,占當期即當年1至9月披露利潤總額的19.74%,虛增利潤的絕對金額和占當期的相對值均較大,應當予以處罰,相關當事人應當對雅百特2016年中期報告與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信息披露違法行為承擔相應責任。其三,當期是指認定信息披露違法的期間,而不能擴大至一年,虛假占比反映了違法行為的嚴重程度,只有當期的虛假數與當期的披露數相比,才能有效反映違法區間違法行為的嚴重程度,否則與其他擴大的區間相比則失去了比較的有效性。當事人所提該申辯理由沒有法律依據,也沒有合理性,不予采納。公司在補充申辯意見時也提出此問題,在此一并回應。

第三,針對褚衍玲提出的申辯意見,我會認為:其一,褚衍玲作為上市公司董事,應當積極履職、勤勉盡責,了解公司業務經營狀況,保證公司的信息披露真實、準確、完整。不參與、不了解公司業務的日常經營狀況,仍然擔任董事,這本身就是對公司和投資者的嚴重不負責任;其二,褚衍玲作為董事長陸永的配偶,曾陪同陸永赴巴基斯坦考察,相比一般管理人員更應當知悉木爾坦項目的有關情況。褚衍玲在應當知悉公司重大項目存在造假的情況下,仍然在年報上簽字,顯然沒有做到勤勉盡責,相對其他直接責任人情節更為嚴重,其提出的申辯理由不能免除或減輕其行政責任。

第四,對部分責任人在本案部分違法事實發生時,未在上市公司擔任董事、監事職務,未在涉案年報上簽字從而不應當承擔該部分違法行為后果的申辯意見,以及部分董事、高管提出在更正2016年年報事項中起到了積極作用的申辯意見,我會予以采納,決定酌情對張崢、潘飛、童敏明、涂振連、趙阿平、單少芳、彭玲玲、溫世燕、張庭、王國紅、陳冬爾、張明從輕處罰。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我會決定:

一,對雅百特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

二,對陸永、顧彤莉、施妙芳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

三,對褚衍玲、陳建輝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20萬元罰款;

四,對李冬明、劉元玲、秦靜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

五,對張崢、潘飛、童敏明、彭玲玲、溫世燕、陳冬爾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4萬元罰款;

六,對涂振連、趙阿平、單少芳、張庭、王國紅、張明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萬元罰款。

上述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將罰款匯交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開戶銀行:中信銀行總行營業部、賬號:7111010189800000162,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稽查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中國證監會  

20171214


  • 雅百特(002323)違規信披案.pdf

地址:南京市中山東路90號華泰證券大廈24樓   電話:025-85796757   郵箱:[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江蘇省上市公司協會 蘇ICP備13057637

福利彩票走势图综合图